刘建琳举例说

2020-06-15 12:40

另外,城市建设不能无限扩张,而工地建设的管理水平也亟需增强。“有人说,走在南京的街头,就像灾后重建。”这里面有机制的原因,也有钱和人的原因。“国外的工地,在外面根本看不出来,但人家抑尘的费用也是很高的。我们招投标时,这块的费用往往压得很低。”

她表示,就江苏而言,排放总量和单位国土面积的排放总量排在全国前列,其重要原因,一是燃煤总量大,二是产业结构不尽合理,化工、钢铁、水泥等占有较大比重。“江苏的燃煤总量要下来,但gdp还要发展,挑战确实是很大的。”

刘建琳坦言,当今看全球,亚太地区是污染重灾区;在亚太,中国是污染重灾区;在中国,东部沿海是污染重灾区。“这是经济社会的发展水平所决定的”。

“一要减源,二要控排。”刘建琳说,工业方面要积极调整产业结构,也只有产业结构真正调整了,才能带来能源结构的调整。这样的工作江苏一直在努力,但确实也不可能立竿见影。

刘建琳说,如今的空气质量非一日形成,也不可能在短时期内彻底改变。对这一点,希望公众能够有一个理性的态度。

多一份理性,少一点抱怨

她同时指出,与欧美曾经经历的空气污染公害事件相比,如今中国大气污染的问题更为复杂。“当时的污染多是单因子影响,比如伦敦光化学烟雾,污染因子就是燃煤。只要解决了燃煤问题,空气质量就改善了。但现在中国的空气污染则大为复杂,就工业而言,能源结构、产业结构,加再上现在的城市建设全面铺开以及城市的无限制扩张,等等,都是原因。不是哪一项解决了,空气质量就能改善了。”

“现在的污染,有一次性的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还有很多pm2.5这样的二次污染物。而且由于污染因子很多,互相又产生化学反应,又生成更多污染因子,很难说清到底有多少污染因子。”刘建琳举例说,就以pm2.5为例,要想说清来源,还很困难,需要时间去研究。“现在我们只能是边研究边做,把已经看清楚、有办法做的先做起来。比如针对机动车,包括黄标车限行、加油站加装收集装置、启用苏v汽油等。”

她特别强调,每个人都是污染的受害者,但同时也难免是污染的制造者,所以不要一味指责别人。“我们要看到政府的努力,看到全社会的努力。媒体也可以多报道这些做法,让公众感受到大家的作为。”“空气污染是需要联防联控的,一是指所有相关行业都要动起来;二是区域之间也要联防联控。”刘建琳表示,大家必须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面对污染,需要理性的解释、正确的面对,而不能是一味抱怨指责,“与其抱怨,不如投身到改善环境的努力中去!”

此外,内河船舶的管理、干洗、喷涂等行业的环保化改造等等,各行各业都要找到自己的责任,都要为实现“天蓝”贡献力量。

昨天下午,省环保厅多年从事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总工程师刘建琳专门给媒体上了一堂课,详解当下中国城市大气污染严峻形势的复杂性,呼吁媒体和社会各方:更加理性地引导公众了解解决空气污染的长期性,引导大家共同投身到减少污染的行动当中去。

中国的空气污染,复杂性远超当年欧美

刘建琳坦言,相对于末端治理,改善空气质量最根本的措施还在于调整两个结构:能源结构与产业结构。

调整两个结构,才是治本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