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劣食品、药品对公众健康的危害

2020-01-31 13:17

中国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肖平辉认为,对微商监管方式的探索和创新,涉及多个行业、多个部门,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对于公众健康风险最大的假劣药品,《药品管理法》正在修订,有关部门可以结合当下“微商”发展实际,将网络售药纳入法律规制范畴,以对打着“微商”幌子销售假药的不法者产生威慑作用。

结合过去三个月的“净网行动”,和近年来对网售食品药品违法犯罪行为监测、打击的经验,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网监大队队长李旼介绍,犯罪嫌疑人在知晓其所售商品为假药或有毒有害食品的情况下,为逃避打击,会在网店网页上采取隐藏式宣传方式,一般不直接在网页上对违法产品进行宣传,而是通过微信、qq等网上通讯工具与客户沟通,达成意向后再以购买其它产品的名义付款交易。

此外,由于微商兜售的商品、信息只通过“朋友圈”这样的“熟人”私密圈子传播,所以,当商品出现质量问题,也很容易在熟人关系间被“消化”掉。“即使收到举报,对于涉及微商的案件,以现在的行政手段,调查取证难度也极大”,李旼坦言。

不过,从2015年7月开始,微信团队开始了微信品牌维权平台内测;

来自中国消费者协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网络消费不满意率排行中,微商以5.6%的比例居首位,由于监管缺失,消费者维权无门,买家销售假货的机会成本较低,造成目前微商市场“三无”产品泛滥、价格虚高,虚假宣称等怪现象难以遏制。

鉴于行业法律规范的有限性,与会专家建议,最好借助正在立法进程中的《电子商务法》,从市场准入、权利义务、机制保障、监督管理等方面对微商——这一电子商务时代的新业态进行全面监管,促进微商逐步走上规范运行之路。

显然,大量“微商”没有遵循这一法律要求,“零门槛”进入网络社交平台,并在其上大量销售各类真假难辨的食品/保健食品。

对于在朋友圈销售产品的个人和商家,李旼介绍,要销售食品、药品、化妆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都必须经过食药监部门的行政许可,取得许可证照才能够销售。他建议,对于个人或商家在朋友圈中销售食品、药品、化妆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的行为,微信平台应制定相关规则,“如果平台能审核商家销售资质,微商的问题会少很多”。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微信平台售假现象之所以泛滥,源于网络社交平台上,对“微商”几乎为零的准入门槛,可以不经审核、高频发布虚假广告的信息传递渠道;以及借助ps效果图,在“朋友圈”中售假行为的扩散性、欺骗性和隐蔽性。

上述微商工作组秘书长于立娟坦陈,“微商是指企业或个人给予人际关系网络,利用互联网移动社交工具从事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是新型移动社交电商重要表现形式之一……将引领中国电子商务3.0的新时代。”

2016年3月14日,微信团队公布2015年微信生态安全及微信品牌维权发展情况,称经过用户举报,核实发布欺诈类信息并封停的个人账户超1.1万个,箱包、服装、鞋类等,是微信平台上,消费者品牌维权的热门品类,未提及假劣食品、药品的安全性危害。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免责声明:

这样的监管“空白”,纵容了不法分子以微信朋友圈为大本营,明目张胆地销售假冒伪劣食品药品牟利。

“6·14”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是去年6月,湖南省怀化市公安局联合当地食药监局破获的案值过亿元,犯罪嫌疑人通过微信等网络社交平台,虚假宣传、高价销售违法添加“西布曲明”的假劣减肥食品的典型案件。怀化市公安局副局长易汉忠回忆,通过微信、qq等网络社交工具,在黑作坊违法生产、灌装,名为“woaso闪电瘦”的假劣保健食品,销售网络已扩至广东、安徽、江苏、山东、陕西、吉林、黑龙江等10余省份,涉及面广,危害极大。

在李旼看来,任何一种新兴事物出现,都须有制度层面的约束,才能让其走上正轨。“依靠商家的自律,很难消除假冒伪劣产品,真正能够尽可能控制问题出现的环节,就是网络平台自己。”

今年春节前,湖南省食药监局发布消费提示,直陈不法分子利用互联网兜售假药、有毒食品和涉嫌虚假宣传的保健品,已升级为通过qq、微信等“点对点”的推销、转账收款模式,再快递给消费者,隐蔽性、欺骗性强。

但,“微商”是不是“电商”?是否应与淘宝、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纳入一视同仁的监管?尚缺乏专门的法律条款明确。

近日,湖南警方查获一个制造假劣食品的地下工厂,发现微信朋友圈热卖159元/瓶的减肥果,成本仅为2元。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阿拉木斯指出,现行《食品安全法》要求,网络食品生产经营者必须持照经营,入网的食品经营者需要做三件事:实名登记、明确责任、审查许可证。这一规定有利于规范“微商”的食品销售行为,但这里的“有利于”仅仅只是实现了监管的第一步——有法可依,至于“微商”是否有法必依,监管部门是否能够做到违法必究,恐怕还有很多难题需要破解。首先,因为微信是社交工具,“朋友圈”的私密性,对虚假宣传、假劣食品违法销售行为的调查、取证都带来高难度的挑战;其次,网络社交平台上,食品药品安全违法犯罪行为很容易跨地域扩散,实名登记也无法直接牵出整个售假系统,大大增加了监管部门的执法难度。

“互联网发展催生了很多新业态,微商就是一个典型;近年来,微商呈现蓬勃发展之势,交易量和市场份额巨大,但政府在监管上相对之后;对微商的监管,也存在调查难,取证难等问题。”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指出,微信作为交易促成和发生的平台,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据腾讯官方公布,微信月活用户量超过8亿;来自中国互联网协会微商工作组的统计,2016年,微商行业总体市场规模已超过3600亿元,全国微商从业者高达1535万人。

与其他假劣商品相比,假劣食品、药品对公众健康的危害,难以估量,且触犯刑法,已引起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

2015年,新修订实施的《食品安全法》对网售网购食品增设了详细的监管条款,其中要求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要对入网经营者进行实名登记,明确其食品安全管理责任。

然而,由于“社交”的私密属性,和人际关系网络的“闭环”特点,微信已成为制假售假者“疯狂”利用的欺诈、虚假宣传、兜售假劣产品的隐匿渠道。

对于微商可能存在的种种问题,微信官方如何把控?媒体报道称,微信客服公开表示,微信提供的只是一个聊天平台,并非电商平台,如果产生经济损失,建议从司法渠道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