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没有看到满意的治理效果

2020-02-04 11:25

污水管网缺失并不仅仅出现在原特区外,李继朝、袁平等人大代表在建议中提到,由于污水管网建设严重滞后,深圳湾四片区(蛇口新街、后海湾南片区、后海湾北片区、白石洲片区)大量污水没有进入市政污水管网,而是接入雨水管网流入后海海域,造成海水严重污染,海水水质为劣四类。

在建议中,杜红、黄翔等代表以布吉污水厂工程为例,说明了前期研究的重要性:在布吉污水厂工程开展前期,相关部门安排了一定数量的研究资金,对拟采用的工艺技术进行了现场中试研究和效果验证。根据前期中试研究的成果,更好地优化了污水厂设计方案的工艺参数,降低了基建投资和运行成本,提高了污水处理效果和运行稳定性。事实证明,加强前期研究收到了满意的效果,前期研究的资金投入是值得的。

排污管网严重缺失 污水直排入海

河流“久治不清” 应成立水环境治理成效评估

深圳市水务局局长张绮文2012年3月向市人大汇报时透露,仅原特区外污水管网缺口就达3500公里。记者查询2013年、2014年深圳市政府报告发现,2012年深圳新建污水管网323公里,2013年新建污水管网218公里。

深圳市五届人大六次会议将于1月27日上午闭幕,截止目前,人大代表提交的建议已达714件,记者梳理发现,其中20多件建议关注“治水”,数量仅低于教育40件、医疗30件,位居第3位。20多件“治水”建议中,地域涉及深圳湾、西丽、梅林、东西涌、宝安沙井等,截污管网缺失和水源保护是代表们关注的主要问题。

治水工程耗资大 做好前期调研才能避免投资浪费

“但是发改部门在水环境治理重大工程立项阶段很少安排前期研究资金”杜红、黄翔等代表指出,由于缺乏必要的前期研究,项目建成后往往达不到预期效果,因此,如果立项时不安排前期研究资金,表面上看是节省了项目投资,但实际上是造成了更大的投资浪费。

“大鹏新区东、西涌社区因无排污管网,污水最终排入大鹏湾海域”,人大代表郑学定在建议中提到,东、西涌片区每年接待游客约230万人次,预计未来日均污水量达1.3万立方米,高密度人群必然导致大鹏湾海域污染严重。

深圳湾、大鹏湾海水黑臭令人揪心

杜红、黄翔等人大代表建议,为准确评估水环境治理成效,让市民既看到表象又看到实质,既找到“久治不清”的原因,又更好把握今后工作的关键,建议借鉴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的做法,由市人大常委会委托第三方权威机构开展水环境治理成效评估工作。

郑学定、李继朝在建议中,均呼吁加快相关片区的污水收集、污水截排系统建设。李继朝还建议,前海片区污水管网建设要吸取教训,在片区建筑物投入使用前,污水管网先投入使用,保证不增加新的污水直排前海湾。

“在市民看来,政府在污水处理厂、截污箱涵和防洪河道的建设与运行维护等方面每年都投入巨大资金,但没有看到满意的治理效果,一些河道‘久治不清’的表象让市民对水务部门的工作成效产生了质疑”,杜红、黄翔等人大代表建议,深圳可借鉴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的做法,由市人大常委会委托第三方权威机构开展水环境治理成效评估。

杜红、黄翔等代表建议市、区发改部门在水环境治理重大项目立项时,安排一定的前期研究资金,提高重大项目建设资金的环境效益。

杜红、黄翔等人大代表建议,深圳应当建立水环境治理成效评估机制,同时在“治水”重大工程开展时,应进行前期研究,防止投资浪费。人大代表庄成茂在分组讨论时建议,深圳治水部门应定期汇报治水成效,相关部门治水不力应当被问责。

杜红、黄翔等代表在建议中指出,一些水环境治理重大工程,如城市污水处理厂、雨水调蓄处理厂、河道治理工程、以及自来水厂等,投资额动辄上亿,甚至数亿。但水环境治理工程的技术性强,且受区域位置和污染物性质等因素影响,既不能随意套用既有工艺,也不能贸然使用新工艺,否则水环境治理工程达不到预期效果,将导致投资浪费。

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