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可供约200人用餐的泮溪酒家宴会厅

2020-03-19 09:42

在业界眼中,广州餐饮业目前的高税收,其实对政府的征税收入和业界的发展,均造成不利影响:大量知名企业家分拆多间企业,做小额纳税人,造成“食在广州”没有知名饮食品牌;餐馆排斥开票,导致税费流失;多头收费,导致几十个政府部门“经常来巡查,顺便喝杯茶”,让企业疲于应付。

最近广州餐饮业代表在当地两会上疾呼,让民以食为天的广州市民惊讶地发现,广州餐饮业原来承担着比上海和南京更高的税费,“食在广州”的历史招牌反而招惹来较为沉重的税负。业界有个苦恼的笑话:“与你有仇,叫你开酒楼”。

“现在有种说法,与你有仇,叫你开酒楼”。区又生打趣地说。

有中型连锁粤菜餐馆老板表示,以每月120万元营业额计算,税费支出约14万元,除了春节以外每月平均亏损两三万元。“如果税费降低3%或以上,才有望不亏本。”

在市民眼中,最关心的当然是高税费造成企业成本高踞,难以提供物美价廉的传统广州美食。

广州市饮食行业商会会长区又生透露,经过他们调研发现,广州、上海、南京三地,广州饮食业税费最高。广州的税费有50项,总税费率12.5%;上海17项,总税费率是9.4%;南京只有14项,总费率8.7%。

不过,尽管业界人士都在呼吁这些传统经典菜式的回归,但市民普遍觉得,在高税费的情况下,酒家卖一只68元的白切鸡都要亏本,又怎肯花费高成本延续这些经典菜式?

记者 陈建

如何让“食在广州”的金字招牌变得轻松,的确让业界和市民关注。对此,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表示,税收的事权在中央,广州可以研究一下政府收费项目能否减少,尽可能符合“食在广州”的发展方向,给予一些政策扶持,这是地方政府可以做的。(完)

同样,银行刷卡费方面,“餐饮业也与奢侈消费和高端消费同费,收取1.25%的费用”,他认为餐饮业应该以民生类刷卡费0.38%收取。

广州饮食业税费高过沪宁 “食在广州”招牌沉重

不久前,不少到广州著名酒家——泮溪酒家用餐的市民发现,原可供约200人用餐的泮溪酒家宴会厅,摇身变成日货超市。 有市民认为,老字号就该原汁原味,在泮溪内“嵌”个日货超市“简直不伦不类”。

不少市民指出,多年前,广州另外一家著名的传统酒家——北园酒家把部分面积租给婚纱影楼,至今无法恢复餐饮经营,有市民担心,在饮食业利润不高的情况下,泮溪酒家重蹈北园覆辙,走多元化经营的路子,结果令老字号日渐“变味”。

这些名菜为何濒临失传?东道主泮塘酒家总经理黎天焯表示,主要是其烹饪技巧过于繁琐和制作成本过高,市面上大多数酒楼放弃制作,久而久之,代表粤菜最高技艺的这些名菜便日渐式微,甚至面临失传危机。

在广州海珠区客村附近,有一家毗邻居住区的中型连锁粤式酒楼。该酒楼占地2500平方米,共有800个座位、70张饭桌。饭市几乎每张桌子都满座,但该酒楼老板谭先生却摇头道:“现在是旺丁不旺财啊,我们推出很多打折菜式点心才留得住顾客。”

区又生指出,广州饮食业承担的高税费很不合理。“饮食业被算作与房地产、汽车业相同的高利润行业,营业税是5%”,他认为,餐饮业应该与零售业等一起视为低利润行业,征收3%的营业税。

较高的税负令广州饮食业生意难做。广州驰名远近的白切鸡,很多食肆都以68元一只的价格来做街坊邻里的生意,但是,其中的税费就多达8.5元,加上其他成本,酒楼每卖一只白切鸡,就要赔4.14元。

高成本也是制约传统菜式远离市民的重要原因。不久前,广州一群美食行家集中品尝了金钱鸡拼香烧鸭扎、八宝冬瓜盅、江南百花鸡、泮塘五秀等多道经典粤菜,赞不绝口。可惜的是,这些菜式都是外界已经失传的经典粤菜。